希波克專欄

沒有上進心不是過錯,但沒有上進心,你一定會錯過…

蔡康永一直是我覺得很有內涵的主持人,偶然在網路上看到他在對岸的節目中說:「沒有上進心並不可恥,可是也不光榮。沒有上進心不是過錯,但沒有上進心,你一定會錯過。」蔡康永的這幾句話,正好說進我的心坎裡。

在臨床試驗領域的資歷邁入了兩位數後,隨著當用人主管年資與面試過的人數增長後,偶爾在面試後都會有種感觸,追求小確幸的同時,大家就可以沒有上進心嗎?

這幾年的面試經驗裡,有個讓我印象深刻的經驗。三年前我在一家外商CRO工作時,當時我們正急需一位Clinical Trial Assistant (CTA),於是我請人資同事幫忙從公司應徵Clinical Research Associate (CRA)的資料庫中,挑選資淺或甚至有潛力的應屆畢業生來面試CTA的職務。人資同事恰巧排了同一天的三場面試中,各有一位分別剛從台灣、美國與英國的應屆碩士畢業生來面試,三位的語文能力都沒有問題,雖說對臨床試驗都沒有經驗,觀念也薄弱,但面試過程中大抵我都覺得是經過時間可以培養的人。

然而在面試最後時,我問了一個問題:不知我們HR是否有跟你說清楚,這是CTA的工作,不是CRA。你願意從CTA當起嗎?A君回答說:我很樂意。謝謝您願意給我這樣的機會,因為我剛畢業也沒有任何工作經驗,我很確定我想從事臨床試驗的工作,所以我願意從CTA當起,逐步學習。而B君回答我:我還是想當CRA,如果我先當CTA的話,你可以保證半年後能把我升為CRA嗎?但最後一場的C君卻是回答我:我是從美國長春藤名校畢業的碩士,我為什麼要從CTA一個助理當起呢?這樣我留在美國當研究助理的薪水不是更好嗎?當C君回答我時,我心裡其實是嘀咕著,我們辦公室裡一半都是各國名校畢業的碩士,甚至還有博士啊。

想當然的,我後來任用了A君。A君因為本身在CTA的工作上非常的努力,且樂於向資深同事們請益,也經常在下班後自我進修,所以一年後我就將A君晉升為CRA。目前A君已經成為CRA兩年,也已經在臨床試驗積累三年的資歷。而當A君升為CRA時,我又對外開了個CTA的職務,意外的我收到B君寄來的履歷,這一年他在某個診所作行政工作,而他在信上說:我願意從CTA的工作開始進入Clinical Research領域,懇請您給我一個面試的機會。

去年底我應以前英國主管的邀請,加入了另一家外商CRO公司,年初在面試CRA的職務時,我看到了一份熟悉的履歷,就是三年前的C君。我看了一下他這三年的工作經驗,不外乎就是在學校當研究助理、行政助理,依然沒有臨床試驗的相關資歷,因此他自然不會是我認為的potential candidate。

其實三年前的B君和C君的語言能力證明,甚至公司的筆試評核都比A君好,面試過程一直到最後的問題前,我都覺得還難分軒輊。但最後的一個問題,卻讓我輕易做出了選擇。試想,如果B君與C君當年能有不同的回答,也許他們早已在臨床試驗的產業了。

以一個用人主管,我認為,上進心除了要有心外,還要不眼高手低的務實付諸行動。但如果連上進心都沒有,人生必然會有許多的錯過…。

推薦課程:

藥廠與臨床試驗公司之臨床研究部門

臨床試驗基礎課程

臨床試驗進階課程: 臨床試驗監測者

延伸閱讀:

臨床試驗專員(CRA)職位介紹

職場達人分享CRA/David的故事

蔡康永的節目片段: